?

常东亮:PE投资农业获利逻辑

Time:2013/12/05行业动态

常东亮:PE投资农业获利逻辑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随着中国人富裕水平的提升,人们愿意为农产品的附加值支付额外的价格, 我们认为,由于农产品的生产对土地的硬性约束,而消费具有天然的刚性要求,因此农产品产量和价格应该比照资源品计价。但是,因为中国农业产业化程度过低,分散经营的小农经济特征,根本无法适应农产品市场化的需求,未来必然会出现农产品价格重估的过程。

  随着中国把改革重心逐渐转移到农村,并实施了以增加农民收入、改善农民生活条件为特征的旨在缩小城乡差距的经济政策,土地和林地有限流转开闸,农产品生产、深加工、流通、消费环节全产业链必然会进行产业升级,以此满足富裕起来的人们对粮食安全、精细、可口等方面的诸多要求,农产品的“贵族身份”在价格上的重估得到明显重视,加之国内集结于投资领域的充沛资金,显然掘金农业已经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主题。

  在这个过程中,各路市场资金充分利用了恶劣的气候条件对农产品产量预期的影响,在某段时间拉抬产量较小的粮食品种的价格,才出现了市场上奇货可居的“蒜你狠”、“豆你玩”、“姜你军”的现象。可以预期的是,在中国农产品价格重估的漫长过程中,利用舆论、天气、期现货市场关联性制造农产品价格过山车的情况未来将屡见不鲜。

  随着中国人富裕水平的提升,人们愿意为农产品的附加值支付额外的价格,这就产生了消费结构升级背景下对农产品结构升级的要求。原来主要以纤维食物为主的饮食结构开始转向肉禽、蛋白等多元化的食品,这会导致肉类、奶类、禽蛋的消费需求增加。美国人均肉类消费130公斤,台湾地区人均肉类消费已达70公斤,我国境内城镇居民人均肉类消费30公斤,农村仅20公斤;按与大陆居民生活消费习惯类似台湾消费量来计算,我国境内肉类消费仍有一倍的增长空间。肉类消费的增长会进一步带动对饲料、粗制纤维的消耗增加,以1斤猪肉平均需要6斤玉米、1斤牛肉平均需要13斤玉米计算,猪肉和牛肉消费的增加带来的是对玉米数十倍的需求,这会导致玉米价格的重估,其中还不包括生物燃料对农产品价格的拉动作用。关于原油和农产品价格之间的关联性,也可以大致反映出农产品作为资源品的特性,以及长期不断增长的价格趋势。

  PE投资农业逻辑是操纵产业链以获取垄断利润

  PE在进入一个行业或投资一个项目之前,一方面会关注所投行业或项目未来的成长性和收益率的确定性,另一方面还会关注是否具有完备的退出机制。在农业产业化和消费升级到来之前,由于农业生产的弱质性和国家主动性的价格调控,农业并没有进入以追逐高成长、高回报为己任的PE投资资金的视野。但随着农业产业化的步伐加快,国内启动内需带来了巨大的消费需求,投资农业领域的回报率出现了大幅提升,而且不容易受到经济周期的影响。投资农业的退出机制在A股创业板推出和股权转让市场更加发达之后,已经不再是一个障碍。

  农业的本质是产业链,各环节的投资回报率根据市场化、产业化程度的不同会有很大差异。收益率最低的是以分散经营为主的大宗粮食种植业和家畜养殖业;其次是生产初加工环节,投资收益率较高的环节是种、养殖业的上游如种子以及农产品流通环节,收益率最高的则是农产品深加工环节。其中,对于不同的农产品,收益分配的比例和整体收益率水平都是不同的。但是,从长期获益来看,PE投资最重视的是农业产业链控制下的垄断利润。中国农业生产和经营企业大多数规模较小,实力较弱,PE通过股权融资的方式得以很快进入后,利用强大的资金实力可以逐步掌控上下游行业的定价权。比如,高盛之所以投资养猪,是在此之前已经对国内最大的两家肉类加工企业双汇和雨润进行了收购和参股,向产业链上游的延伸可以保证充足和稳定的原料供应,从而获取稳定的产业收益率,如果考虑到生猪养殖和消费的区域性,高盛可以在局部地区实现对猪肉制品价格的控制。

  PE进入农业不仅可以享受产业链经营的好处,还会促进农业结构升级的步伐,符合产业成长的要求,因此应该鼓励PE积极投资农业领域。农业的产业链经营的好处在于:1、将市场交易风险内部化,提高抗风险能力。如饲料类企业、农产品加工收购农产品达一定规模,可通过农产品期货市场实现套期保值。2、确保食品安全可追溯,控制原材料资源与保证食品安全。3、规模种植有利于发挥规模经济效益和农业科技推广。4、以终端消费引领产业链,可以形成产业领导力和产业优势。5、企业进行产业内并购整合有利于提高产业集中度,推动产业升级。6、有利于形成品牌优势,提高影响力。

  对外资PE投资农业的监管应该区别对待

  中国粮食生产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却没有粮食产品的基础定价权,这本身就说明了中国粮食安全是多么重要。因此,我们认为,应该大力发展农产品期货市场,增加农产品期货品种,特别是市场波动较大的生猪、牛奶等,通过市场定价,引导产业健康发展,并实现农业产业化发展的目标。假如中国对粮食的进口依赖提升到10%以上,很难想象中国还会有财力和精力去继续推动经济发展,因为仅仅是每年进口粮食的支出已经随着粮食价格的高企而变得不可承受。2008年多哈谈判以后,各国政府都已强烈意识到两个事实:一是在当前的国际贸易条件下,粮食供应只有立足于本国市场,才能给本国的粮食安全披上防护衣。而一旦粮食供应受制于人,不仅国家稳定难以保证,而且国家主权也会受到威胁。二是当今世界的农业市场仍是非常不充分的,发达国家的农业保护政策是妨碍发展中国家农业发展和粮食安全的重要因素。在欧美,由于相关的农业保护政策,以及国家良好的农业补贴与福利计划,欧美的农业企业主或农场主几乎没有出售的意向。

  过去10年,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全面提升,中国却从农业出口大国变成一个净进口国,其中的反差足以说明农业并未受益于各行业普遍的效率提升。2000年,中国农业净出口44.5亿美元,但是到了2004年,进口数据就超过了出口,此后,进出口差距就越拉越大,2009年,中国农产品净进口高达126.5亿美元。农业现代化的压力在增加,这为PE投资农业创造了有利时机。在目前关系经济命脉的几大行业领域,如能源、金融、矿产、电讯等,中国对外资的进入都保持了高度警惕,唯独农业,中国仍然保持着较大的开放态度,对于该行业的外资并购也没有任何门槛限制。国际资本控制农业产业链,并不一定是在国内赚钱,很有可能是通过对产业链的影响力与控制力,在海外获得相应的收益,如原材料的收益、出口产品的收益等。否则,PE等金融资本进入中国农产品市场,带来的可能不仅仅是一点生产力的提高,更多的则可能是价格全面上涨的压力。

  从2005年开始,外资PE进入中国开始迅速增多,并逐渐替代VC成为中国市场投资基金的主流。目前,全球最大的四家PE基金黑石、凯雷、KKR以及德州太平洋集团都已进入中国。对于PE的监管,发改委起草的《股权投资基金法》和证监会起草的《证券投资基金法》都有意进行专门规定,但是我们认为,对PE的监管应该区别对待,首先是把农业作为战略性基础产业对待,对于外资PE投资于一般竞争性产业,应该予以支持鼓励,但是对于市场占比过高的农业外资投资项目,应该重点监管。只要从组织形式上对PE的身份进行了认定后,究竟是公司制的有限责任还是合伙制的无限责任,投资者自己承担其中的投资风险。因为现阶段的PE在中国很少有采用杠杆融资的方式,因此即使出现投资失误,也不会产生很大的波及。借鉴欧美国家对PE的监管思路,中国PE市场的发展仍然需要呵护和培养,作为一种组织形态,只要它投资的领域符合产业政策的发展方向,即可放开监管。中国对外资PE投资农业的监管思路是:不应该去强行干预PE在农业领域的投资行为,而应该从产业政策和反垄断角度对外资投资农业进行限定。通过税收扶持、农业补贴,提高农业经营的收益,特别是扶植国内农业资本发展壮大,从而实现有效对抗外资对我国农业安全形成的隐忧。  

  常东亮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与贸易经济研究所博士,中国光大控股(香港)有限公司高级分析师。


相关推荐

集团本部开展团队拓展活动

行业动态 2014-11-18

农地流转将缓解高地价“农业+地产”或催生房企新盈利模式

行业动态 2013-12-05

观光农业利润10倍于种养业

行业动态 2013-12-05
凯发电游网址